1. <form id='2HmMa4'></form>
        <bdo id='2HmMa4'><sup id='2HmMa4'><div id='2HmMa4'><bdo id='2HmMa4'></bdo></div></sup></bdo>

          • 2/13/2018 Tuesday 中文版 English русский 咨询热线:(010)82608424,25,26
            当前位置: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油气全产业链走向开放
            2014-08-29          字体:[    ]

                    含油气盆地都会在地表或近地表呈现油气的渗漏信号。这些油气信号在地表地球化学中被称为油气异常。在油气勘探技术系列中,地表油气地球化学是一种廉价、快速和直接的勘探手段。

              虽然经过80多年的发展,但油气异常仍然存在很多问题。一是地表干扰可造成“假异常”;二是地质条件的影响使得“真异常消失”;三是油气异常的多样性造成预测的多解性。这些问题的存在使得地表油气地球化学并未得到广泛应用。

              地表油气地球化学的核心问题在于如何能够正确地获取油气异常信号,若能成功获取并应用这些异常,则将会在油气勘探领域发挥重大作用。

                中科院地质地球所含油气盆地流体动力学学科组研究员张刘平等人针对上述存在的问题提出了新的概念和方法,并取得了良好的应用效果。他们首先对油气异常开展研究,发现了多种形成机制和相应的多种类型的油气异常,对于不同类型的油气异常,采用不同的预测方式。

              张刘平团队发现,不分异常类型直接进行预测的做法会造成异常解释具有多解性,同时也是导致预测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为减少多解性,他们建立了微渗逸和渗逸两类油气异常的新概念和相应的预测方法。

              此外,提取油气异常信号的重要环节是异常下限的确定。传统的异常下限确定公式实际上仅仅是线性变换,需要人为确定异常下限值,不能区分不同类型的异常。

              张刘平团队从油气异常新概念出发,重新定义异常下限和不同类型异常间的界限,并通过严格的数学推导建立了异常下限和不同类型异常间界限的理论公式。进而,运用统计学、运筹学、分形几何和人工神经网络等多种方法,并且创建和应用逻辑乘聚类分析这一新的数学方法,最终建立起分类识别油气异常的新方法。

              针对地表干扰和地质条件对油气异常的影响造成预测成功率低甚至不能预测这一难题,张刘平团队还通过研究机理,建立理论模型,进行小波分析等处理手段建立起消除干扰和影响的新方法。

              这套新概念、新方法已在我国渤海湾、二连盆地、鄂尔多斯、吐哈和俄罗斯西西伯利亚盆地等十多个地区进行了应用实践,取得了良好的应用效果。其中,渤海湾盆地东营凹陷南斜坡的应用最为典型。其研究结果与地球物理和钻探资料相吻合,使地表油气地球化学实现了从不能预测到能够预测油气分布的转变,从而揭示了三个油气富集带。

            信息来源:中研网

            2014-07-23

            油气全产业链走向开放

                    在北京举行的石油天然气混合所有制论坛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邓郁松指出,油气行业未来改革重点值得关注,预计近中期集中在上游勘探开发领域的增量资源和石油流通体制方面。这意味着油气领域的混合所有制改革将从此前的下游向产业链的更多环节延伸,一幅改革“路线图”已悄然浮现。

                    油气全产业链走向开放

                    邓郁松指出,油气是一个包括勘探、开发、加工、批发、零售等多环节、产业链长的行业,全球石油公司普遍形成上下游一体化特征,存在高风险和高技术特点。因此,油气行业改革是发展混合所有制的基础。加入WTO后,我国成品油零售、批发市场相继对外开放,促进了油气领域混合所有制在产业链下游的发展。

                    目前,中游民营企业与国企的合作在增加,然而上游的进展相对较慢,在勘探开发领域目前仍是三大油占绝对主导地位。邓郁松认为,随着中央层面提出混合所有制改革,油气行业改革将进入新阶段。

                    在上游领域,近年来对边际油田和页岩气等非常规油气资源的勘探开发准入限制已有所放宽,预计未来或从放开非常规油气资源等增量资源角度推进油改,上游领域的竞争性将加强。在实践中,中石油也计划打造未动用储量、非常规、油气、管道、炼化和金融板块六个合作平台,引入民资,目前在管道板块已率先破冰。

                    而在石油炼制和批发零售环节将重点推进石油流通体制改革。目前我国成品油零售环节市场主体众多,但“油源”环节尚未形成有效竞争,预计未来会适当放宽进口油源限制,以此为突破口推进石油流通体制改革。炼制环节,业内一致认为限制地炼发展的油源问题近期有望解决,原油进口权开放将最快破冰。在销售板块,今年2月,中石化率先拿出占集团盈利1/3以上的销售板块,引入最高占比30%的社会和民营资本。

                    对于石油巨头的全产业链开放,业界反响强烈,但也有不少人认为某些板块风险过大。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秘书长陈永杰昨日在会上表示,要力推从上到下逐步开放,“现在很多人说上游勘探风险太大,一投几个亿,即使放开民企也进不来。我不这么认为。不要担心民营企业没有生存能力。企业都是从小到大,做弱做强,开放之后自然会做强,要有信心。”

                    混合所有制改革须立法先行

                    上证报记者在昨日的论坛现场观察到,埃克森美孚、壳牌等海外油气企业,以及国内民企,都十分关注国内三大油混合所有制改革的方案及放开程度。在上游领域,过去,海外油企与国有石油公司合作通常以产品分成合同形式存在,民企想进入三桶油的勘探开发领域也需要绕道香港或海外,以外资形式介入。随着混改深入,参会人士均希望合作模式能多样化,民企的介入也更直接简便。

                    对此,中石油集团政策研究室发展战略处处长唐廷川认为,关键要修订《矿产资源法》,增加专门针对国内企业之间油气勘探开发合作的条款,改变无法可依现状。“民企没有探矿权如何混合,过去的操作是成立多种经营公司,以合同形式约定承包给私人,开发完成后分钱,然而合同本身没有法律依据,做起来非常不规范。”因此他建议尽快推动能源立法,改变目前民企、国企多方观望现状。

                    在具体操作中,对于社会资本持股是否能突破50%,政府文件并没有明确规定。“这轮混合所有制改革,目的就是增加国有企业的活力、控制力、影响力。”中国产业海外发展和规划协会秘书长、国家能源局油气司原副司长胡卫平说。

                    在他看来,短期内民资持股超过国企比较困难,国有企业改革是希望实现资产的增值和保值。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磨合后,行业适应市场发展,需要主体改变,也有可能进一步突破。“这不意味着所有制的改变,而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

            信息来源:国家石油和化工网

            2014-06-30

                浏览次数:4232次   发布:wszby